浴火焚身

欢迎 ~
这里杂食党
对任何cp都来者不拒
主食米受、杰森受 雷者慎入

【dickdami】Persian Princeling 1

来来来 好dickdami粮不吃吗 ^p^

狗血淋头:

本来这篇文有个世界观的,设定来自 @浴火焚身 小同学!十分带感,我要给他鼓掌!但是被我这个很文盲的禽兽写成了污大米的PWP(呵呵)




先来讲下设定:这个故事发生在某段历史时期,算是半架空吧,设定严重借鉴了中世纪时期的某段历史。当然你们当成我瞎掰的也行,性质也差不多,全是瞎掰。


总之大米本来是个波斯王子,本来国泰民安享受万张荣光可以当个开心的富N代的,结果凶残又清真的侵略者来了,大米国家拼死抵抗,没有卵用,还是被灭国了,他自己也被俘虏了。然后侵略者觉得这个孩纸很清真很能打,可以有,留个活口,帮我们打仗好了,于是他就被清真的侵略者充军了。然后大米被迫在侵略者的军队里继续打,一路向西,看迪克的国家似乎很不稳定要崩溃了,就干脆趁虚而入进攻迪克的国家。结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侵略者还是暂时被迪克的国家打退了,而大米再次成为俘虏,迪克的国家觉得这娃真能打啊,很好!于是又充军了。然后大米在军队里虽然表现勇猛能打又聪明,但是出头之日渺茫,主要是自己是个奴隶身份。大米一心想复仇,最好还能复国,现在在迪克的军队里充军,有了共同的敌人侵略者,正好。但是想要有效的弄死他们然后复国啥的,大米必须往上爬得到权利。咋办啊,在这等级森严的社会,大米就只能采用(他认为的)下下策,色诱国家高级领导,拉对方当靠山然后往上爬…………………………(捂脸)


总之就是这个设定!接下来就是我胡写的一些玩意儿了!


文笔渣,内容雷,OOC,主要是大米色诱迪克的PWP……


可以的话我们就开始:




--------------


这是一场久违的胜仗。


一个男人站在军营的边缘,与营地里忙着清点战俘的军士们格格不入。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的长袍,精细的同色暗纹刺绣在阳光下若隐若现。他的身后跟着两名随从,一左一右的站在他的两侧,警惕的眼神不断地打量着周围。他安静的站着,眼神打量着一群又一群从不远处经过的战俘。没人留意到他。


“殿下……”他身边的侍从有些犹豫的开口。而他只是举起一只手制止了对方,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微笑:“嘘——这场景可不多见,让我再看一会儿。”


迪克从未上过战场,作为顺位第一的王储,战场不是他证明自己实力的地方。可他却有些向往那里,那是一个不用整天面对那群为了中饱私囊而整天热衷于尔虞我诈的自私自利之徒的地方,那里需要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用鲜血和生命奋勇拼杀出一条生路。


一名军官出现在迪克面前,打断了他的思路。军官恭敬的行礼:“迪克王子殿下,属下已经恭候您多时了。”


迪克点点头,目光依旧盯着不远处的俘虏。那些人满脸尘土,浑身血污,若不是带着镣铐,神情低落,根本无法将他们与自己的将士区别开来。战俘们拖着沉重的脚步,像是一群牲口。士兵们个个神情喜悦,就像是一群快乐的牧羊人,正清点着待宰的牛羊。


可是迪克的心情轻松不起来。


他时常觉得自己站在一块巨大的碎蛋壳上。这一块碎片的曲线优雅而自然,让人很轻易的就能想象这颗蛋曾经的摸样:完整,浑圆,文理细致,反射着柔和的微光。只是经年累月的内忧外患早已将这颗蛋蚕食殆尽,只剩下了壳。现在,就连这唯一幸存的碎片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在迪克的脚下显得脆弱不已,似乎每往前走一步都可能因为受力不均而碎裂。


迪克比谁都清楚,帝国的气数已尽。一场胜仗并不能拖延侵略者的脚步太久,他们迟早会卷土重来。


突然迪克在那队垂头丧气的俘虏里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那人背对着他,看背影应该是个少年,肩膀都还没长开。他的双臂被反绑在后腰,一截粗糙的绳子沿着他精瘦的腰肢垂到大腿上,他的脚步稳当而有力,跟周围虚浮佝偻的人影形成强烈的反差。那人突然停住了脚步,猛地回头看向迪克。那个人,或者说是少年,满头满脸都是战场的硝烟,头发里夹杂着尘土与血腥,五官模糊不清,只有一双翠绿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毫无疑问,那是一个充满威胁的瞪视,却让迪克的心跳漏了一拍。迪克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双绿眼睛,仿佛看到了一对毫无杂质的东方翡翠。


一个士兵从背后狠狠的推了一把那个绿眼睛的少年,打断了两人胶着的视线。少年踉跄了两步又站稳了。迪克有些惋惜的看着他笔直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然后转身跟着军官走进了帐篷。


 


 


 


觥筹交错的宴会场上充满欢声笑语,这是又一场胜仗之后的狂欢。自从上次帝国久违的挫败了从东边而来的侵略者之后,他们像是得到了胜利女神的庇佑,一场接一场的胜利随之而来,让侵略者退回了黑海东南角,甚至还夺回了几座边境城市。胜利的消息传遍了全国,人们甚至开始期待他们能够夺回西边失去的土地,重建帝国全盛时期的辉煌。


可是现实却与人们的期待背道而驰,几场胜仗只是给这个病入膏肓的帝国杯水车薪般的安慰,只能堪堪拖延入侵者的脚步。而帝国的复兴……依旧是个无法实现的期许。


迪克坐在人群之中最显眼的位置,怀里搂着一个美艳的舞女,他微笑着观察着眼前庆祝的盛景,却有些走神。迪克不禁的想起当年他的先祖列王们独占地中海的荣耀,那时候的庆功宴一定是繁华到超出他的想象。现在的他们,疲于应付入侵着,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但是毫无疑问的,战士们需要犒劳。他们值得这些。


迪克向人群举杯致意,人群也热情的回应他。这时候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道来自人群边缘的目光,是那样的直白、毫不掩饰。那是一个靠窗边站着的少年,普通士兵打扮,没穿盔甲,和另外几个士兵站在一起。那个少年手里攥着一只酒杯,一双翠绿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少年敏锐的感知到了迪克的注视,朝他笑了一下,眼神里混着一丝高傲和一丝挑衅。迪克扬了扬眉毛,朝他的方向举了举杯,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到少年所站的位置,纷纷好奇的观察着那个让王子特地施舍一眼的人是谁。


和达米安站在一起的几个士兵立刻好奇的互相打量,最后目光落在达米安身上。达米安却丝毫不在意,就像是一直很习惯来自众人各种意味不明的揣测似的。他甚至对着人群扬了扬下巴作为回应,视线依然大胆的和迪克的黏在一起。


迪克想起来了。他见过这双眼睛。在那满是灰黑色的硝烟与黑褐色的血痂里露出来的一抹纯净的绿。迪克见过很多人的眼睛,和里面折射出来各式各样的喜怒哀乐。这样干净到甚至不屑于掩饰的眼神,他很久没见过了。在人群重新投入享乐之后,迪克转头问身边的侍从:“提姆,你知道他是谁吗?就那个绿眼睛的孩子。”


“那是达米安。据说是个波斯战俘,一直在军中效力。他在这次战役中表现的十分勇猛。”提姆在他耳边回答。


“达米安……让他过来。”迪克轻声的说道。


 


达米安抬头看着那个处在上位的人,那人的蓝色眸子里满是狡黠的笑容。他咽了口唾沫,悄悄地呼出了一口气,心下稍微有些紧张。


达米安穿过人群来到迪克面前,单膝下跪虔诚的吻他垂到地上长袍行礼,然后迪克抬起他脸,露出一个微笑。达米安只是直直的盯着他的蓝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


“听说你这次在战场上表现的十分勇猛。”迪克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示意达米安坐下来。达米安站起来,起身的时候露出一截蜜色的小腿,迪克的目光随着对方露出的皮肤移动,直到被衣物阻挡,心下一瞬间有些惋惜。他在迪克身边坐下,靠的有些近,大腿几乎碰到了一起。提姆在迪克身后扬起一边眉毛。


“言过了。”达米安开口回答。少年的声线带着一丝稚气和变声期的沙哑。


迪克露出一个愉悦的微笑,举起一只酒杯,达米安伸手要去接,却被迪克躲过了直接凑到他的唇边,达米安看了他一眼,然后低眉顺眼的埋头喝了一口,殷红微酸的液体从嘴角溢出,滴在他深色的小臂上,然后顺着蜜色的肌肤流到他的手腕内侧。达米安把头抬起来,看着迪克。迪克也移开了酒杯,笑着说:“这是奖励。”接着他的目光下移,看着达米安的手腕,“滴到手腕上了。”


达米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缓慢的抬起手腕,看着那一滴殷红的水痕,毫不犹豫的凑到嘴边,伸出舌头沿着痕迹从小臂内侧开始慢慢的舔到手腕。迪克的瞳孔微微收缩,看着达米安的粉红色舌尖游走在蜜色的皮肤上,屏住了呼吸。达米安专心致志的舔着自己的手腕,绿色的眸子亮晶晶的,期间缓慢的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最后达米安终于放下手腕,还用舌头意犹未尽似的舔了舔嘴唇。接着达米安的目光移开了,表情有些僵硬。


迪克饶有兴趣的偏头看着他。


迪克对着达米安勾起了嘴角,起身离席,暗示意味再明显不过。提姆要跟着离开,被迪克制止了,温柔的揉了一把他的脑袋。于是提姆乖乖的留在了原地,目光在迪克离去的背影和端坐的达米安身上来回移动。达米安坐在稍显空旷的位置上,他拿起迪克的酒杯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双手在身边攥紧了拳头又松开,最终他也起身,消失在了迪克离去的方向。


达米安走到庭院中,夜晚的静谧将宴会的喧嚣抛在了身后,只有隐约的音乐和欢笑声断断续续的传来,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迪克站在庭院里,抬头看着夜空中的一轮下弦月。他听到了身后轻轻靠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故作一脸惊讶的看着来人:“达米安,有事吗?”


“殿下。”达米安微微颔首,思索着该如何回答。


……难道他会错意了?


达米安抬头,看着面前身份尊贵,比他高一个头的男人。他逼迫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睛,对方的眼里有一丝笑意以及很多他看不懂的东西。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一个只有上位者才拥有的眼神,完美的将所有的情绪掩藏起来,只让他的臣民看到他愿意展示的东西。而迪克此刻正在观察他的反应。达米安也曾经这么观察他的臣民们,那时候他站在父亲的脚下,注视着跪伏在他们面前的人们,光荣万丈——他曾经好奇过,从下面往上看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只是曾经的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那是一种尊严被践踏的感觉。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臣民,也没有家了,尊严又算得了什么呢?


达米安斟酌一会儿,舌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舔了舔下嘴唇。


最终他开口道:“他们说,你可以读懂人心。”


迪克装作好奇的问道:“哦?真的?”那双好看的眼睛在月光下蓝的发亮。


达米安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缩短自己和迪克之间的距离,他仰头看着迪克,眼神里毫无畏惧。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达米安问。


“这个嘛……”迪克弯头端详着达米安的眼睛,少年和他离得很近,几乎到了一种暧昧的距离,他只要稍微弯腰就能吻到少年的眼睛。他还真有点儿想这么做了。但是他只用两根手指抚上达米安的脸颊,轻轻的从他的颧骨滑到下巴尖。迪克低头将二人之间的距离缩的更短,眼神慢慢的从眉骨扫到仍然泛着水光的嘴唇,就像是在端详一块稀有的原石。他的手指几乎有些贪婪的碾磨上达米安的下嘴唇,让对方的身体不易察觉的僵硬了一瞬。迪克有些分神的想,达米安的确就是一块原石,切开一定是世间罕有的美玉……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达米安在迪克的触碰下安静的站着,尽量让自己适应这种感觉。他几乎从未跟任何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对方温热的呼吸弄得他的脸有些痒。他的睫毛本能的颤抖,几乎扫到迪克的鼻尖。对方似乎已经开始对他产生兴趣了。达米安屏住呼吸。对方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在他脸颊上划过,停留在下巴尖上,满是试探的意味。接着对方的拇指扫过他的下嘴唇——就是他之前舔过的地方,并在那里停住了。达米安看着迪克近在咫尺的脸,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对方的手指。


“达米安……”迪克的声音嘶哑,难掩兴奋,就像是个发现了什么有趣小玩意儿的孩子。迪克将拇指更加放肆的戳进了达米安的嘴里,而达米安也乖巧的用牙齿轻轻叼住,舌尖慢慢的舔舐,就像是在品尝什么甜点。然后迪克将拇指抽出来,牵出了一根细细的银丝。


“味道如何?”迪克微笑着问道。达米安没有回答,脸颊发红,在月色下看不真切。迪克的拇指抽出的太突然,他嘴角的唾液来不及吞咽滑到了下颌上。达米安急忙用手背狠狠的擦了几下,迪克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看,你嘴角都发红了。太不小心了。”迪克皱着眉头说道。


“……这不算什么。”达米安回答。他只是狠狠的擦了几下嘴角而已,有些发红也没什么。


“你知道吗,达米安,”迪克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果这是一场谈判,你已经输了。”


“什么?”达米安的眼睛睁大了,神色立刻紧张起来。


“我个人并不喜欢谈判用的‘筹码’贬值……不过是你的话,这一点点小瑕疵根本无伤大雅。”迪克的拇指抚摸上了达米安嘴边发红的擦痕。“不如说,有些伤痕反而增加原本的价值……”


 


接下来走连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66136




TBC


(有缘再来下一话!)


感谢各位阅读吐槽!!!


你们见过4000字铺垫的PWP吗!!!没有!!我自己都没有!应该一上来就搞的!这个PWP不合格!!

达米安对迪克选择的小老虎万圣节服装很不满意

最近的涂鸦 (´Д` )
P1 大哥自信的穿着夜翼1中大叔般的服装
P2 大哥穿着p52 BR中做草莓圣代的服装被米吐槽
P3 大哥穿着中年美国观光客的服装被弟弟鄙视

闲下来应该会画一个大哥各种领先潮流的服装的集合 XD

好吃太好吃

KA-熊孩子赛高:

【14】一个有点像41的14短漫-v-,时间是P52,灵感来自蝙蝠侠696迪克受伤大米去接他那里,不过画的不是那次,就当是之后随便再来一次(喂),让大米开一次蝙蝠车w,重启前这俩的互动太太太萌了,在坑里打滚!

画大米好开心啊,感觉他马上就要长大了小男孩能多一会是一会(喂),迪克发型变来变去就参考B&R v1了。会画后续吗,也许大概……?

生存报告 全都是草稿涂鸦
p1 - 大哥
p2 - 被老爷摸得很开心的杰森
p3 - 杰森拿枪
p4 - 萌萌哒小乔
p5 - 一定出不出来的jaydick本构思(我就不占jaydick的tag了 毕竟不是我主食的cp)
p6 - 被正太米强吻的大哥
p7 - 米
p8 - 夜翼米
p9 - 大哥踢腿

游离太太的DickDami文 “雪豹” 的同人图
因为真的很喜欢 很有画面感就画了
文:http://raistlin875.lofter.com/post/1d100d30_c37ed25


实验新上色方式感觉有点奇怪 TT

P1 -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
P2 - 世界最萌轮胎小偷 (^ω^)
P3 - 米总的酥胸 (X
P4 - 上课涂鸦的米


话说最近比较忙 点图可能又要延后了 抱歉 TAT

【Dickdami】雪豹(nc-17 摄影师迪克/猎人达米安)

游离:

【14 underage au】
【自行车】











潜伏在灰黑的裸岩背后,他踩在雪上,轻轻地,尽可能做到悄然无声。在他的镜头前,精密技术的层层透镜下,那只矫健的雪豹站在高山雪线上,淡金色的眼睛神采如炬,镶嵌着黑灰斑纹的光滑皮毛在晨昏的余光中闪耀高贵的光泽。它的肩胛骨高耸挺立,充满力量感的前爪蠢蠢欲动,沿着皮毛的银色光滑,漂亮的腰线几乎可以说是性感,至于那粗长有力的尾巴,撩人地晃来晃去,牵动摄影师的心扉。


格雷森摄影师感到下腹一热,欲望如同雪豹盯着岩羊的目光,带着刀背的残忍与血淋淋的欲望。他看到雪豹,不,他看到是那个少年,如若雪豹。


少年在高原独居,昼伏夜出,不用猎枪,不用子弹,最多戴上一把古老的藏刀。他像是一个猎人,骨子里透出阴狠的味道,他穿着黑色的棉衣,在裹着羽绒服的外人里略显得单薄。干练的神情与纤细的身体,强烈的对比让格雷森感到震撼。他不同别的猎人,粗鲁,没有教养。格雷森觉得少年的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那是外表无法掩饰的,他比这些大都市来的外人要高贵得多。这个穿着粗衣的少年总是沉默,像一雪原的孤狼,更像是雪豹,雪原里的幽灵,优雅不失狠戾。


“你真的能带我们上山吗,你看起来太单薄了。”


“不想来就滚。”


即使队伍的多数人都反对让这个孩子带路,格雷森也一意孤行。他想看看,这个雪豹般的少年,仅仅是看着少年的背影也好。在厚重衣物的层层包裹下,该是怎样一般风景,凌厉的骨架,有力的肌肉,挺立的肩胛骨,性感的腰线……那不是雪豹吗,多么美丽。


“你叫什么?”


“达米安”


达米安,意思是驯服。多么适合他,格雷森想着。


雪豹常常出现在这附近,格雷森招呼助理搭好帐篷,而自己架好三脚架,静待美丽的主角。也许是天意,他们等了三天,别说雪豹,连岩羊都没看见。为了捕捉雪豹的影子,他们24小时全天待机,作为摄影师的格雷森几乎不睡,只在正午这种最难见到雪豹的时间短暂地打盹。


黑眼圈累积在格雷森的眼周,他有些神情恍惚,朝日的光打在冰壁上,凹凸不平的冰花所反射的白光让他眼前一花,他看到了雪豹,矫健优雅又残忍的高山幽灵。


雪豹缓缓向他走来,猫科动物优雅的步伐让他沉醉其中。掌印落在雪上,像白色落英,那只幼年雪豹淡金色的眼睛闪亮,比冰岩间折射日华的冰花更加动人。它高贵的背脊抖动,诱人的腰线扭动,它若化人,必是绝世佳人。


格雷森看到了雪豹变成了达米安,少年拿着罐头戳自己的脸,是因为自己的脸已经冻得麻木了吗,格雷森竟然觉得少年的罐头是温暖的。摄影师看着少年的眼睛,罕见的绿色,像翡翠,那一刻他特别想要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双美丽的眼睛。


雪原高寒,耐不住格雷森这种性子的折腾,年轻的摄影师最终还是被拖进帐篷强制休息。


“如果我休息的时候雪豹出现了呢?”


“如果你死了你就再也别想看见它了。”


“看来你很关心我的死活。”格雷森先生趁机摸了一下达米安的脸,很嫩,很细腻,一点也不像高原养出来的孩子,倒是像富家大少爷。


“你想多了。”达米安并没有因为格雷森的调戏嗔怒,少年给摄影师倒了一杯水。


滚烫的开水碰到格雷森的舌头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要哑了:“啊!”摄影师大口呼气,而罪魁祸首笑了,那种孩子气的灿烂笑容第一次出现在达米安脸上,格雷森想起来:是啊,他还是一个孩子。


年轻的摄影师一把压住少年:“嘿!小鬼头,你这算故意伤人。”


“是吗?雪原可没这规矩。”


仿佛魔怔了,他们第一次离得这样近,面对面,眼对眼,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闪电般侵袭他们,寒冷中,两人想要依偎彼此。


明明很冷,他们却褪下彼此的衣衫,互相抚摸。


格雷森看到了他梦中所想的身体,蜜色,细腻,瘦小却布着肌肉,可以说是精悍。在惊叹这副漂亮身子的同时,欲望烧上大脑,他抓住少年的头发,舔在对方的颈上。右手顺着胸肌抚摸,人鱼线,马甲线,充实的臀与干练的大腿……少年内侧的肌肉那么柔软,就像……就像雪豹的皮毛。


格雷森压住这只撩人的幼兽,将自己的欲望与疲劳尽情发泄,在充满热欲的喘息中,彼此步入高潮。


事后,格雷森睡去,那是他这些日子里最安心的一觉,他的睡颜甚至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收拾完一片狼藉的帐篷后,达米安看着他,那双翡翠似的眸子在黑暗中闭合。


事后,他们两都像失忆了似的,似乎那干柴烈火的一夜从未发生,一夜风流被残雪湮没,什么也不剩。


第五天,格雷森终于等来了他的雪豹。但是他看到了……达米安。


大型猫科动物优雅高贵的作派,矫健性感的身体,叛经离道的个性……达米安。


抓拍需要一瞬间,镜头才能捕捉灵魂。那一刻,格雷森看到了达米安,他精准地按下快门,他抓住了猎物之魂。


带着自己的团队,格雷森摄影师离开了雪原,不管他如何请求,达米安始终不愿跟他一起下山。


摄影师凭着一张雪豹的抓拍功成名就,这张照片带给他功与利的同时,也夺走了其他东西。


格雷森时常想起那个少年,达米安,他梦着那似有似无的一夜风流,他无法再被别人吸引,哪怕是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


他不只一次回到这里寻找达米安,但是一无所获,少年就像从未有过一样,那是他的雪原幽灵。


他常常想起达米安的话:


“我的灵魂在这里。”


但是他夺取了摄影师的魂。


格雷森吻了那只雪豹的眼:“达米安,我的爱人。”